强化应变能力,走柔性化、集约化、国际化办学之路——访南华工商学院院长易江

作者:chendelin   日期: 2012年05月08日

易江院长平易近人,但很容易成为话语场讨论的中心,哲学与历史娓娓道来。他不仅用广博的学识,也以其优雅的风度感染着周围的人。作为广东省唯一的“国有民办”新机制的普通高等院校院长,易江院长对高等职业教育有着深刻的理解与认识。

一线定位,博雅教育

记者:南华工商学院是广东省建校较早的民办高校之一,至今已快二十年,请您谈谈学校发展历程及成果,在发展过程中南华工商学院形成了怎样的办学风格?

易江:南华工商学院成立于1993年,是在广东省总工会干部学校基础上建立的全日制普通高等院校,是广东省唯一的“国有民办”新机制的普通高等院校。学校的建立及发展历程可以说是我国民办高职教育发展的一个缩影。目前,全日制在校生从最初的81人,发展为2010年的10870名。办学从最初的两个系到现在的九个系两个部,从两个专业发展为51个专业及方向,并面向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招生。学校规模从当初的60多亩地发展到现在三个校区共1100多亩。南华工商学院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颇具规模的现代化职业院校。

在办学理念上,我们认识到,民办教育兴起的时间较晚,从20世纪90年代的职业大学到新世纪兴起的民办院校,时间都很短。许多民办院校把主要精力放在专业的设置、课程的调整和改革、专业教师队伍的建设上,而在党务政工队伍建设、学生管理及思想教育工作方面往往没那么重视。高职教育的任务是向一线输送具有高觉悟与高级职业技能的人才,高等职业教育如果忽视了培养学生的人文精神和公民意识,忽视学生的终身发展就只能是一条腿走路的职业教育。为此,我们学院的办学理念定为“一线定位,博雅教育”。社会经济和国家发展的职业需求就是我们培养的目标。我们学校专业设置、课程安排、教材编写、实训实习等方面,都是根据一线的需要。博雅教育是因为,我国的大学教育是近代化的产物,而所谓的“近代化”、“现代化”即是“西化”。过去我们的大学教育都暗含黑格尔的“台阶论”。中国是初级阶段,印度是中级阶段,西方是高级阶段,这种定论贬低了印度和中国的文明成就,不符合历史,我以前也是这种思维。而在雅斯贝斯的《论历史的起源和目的》书中,给我一个世界文明发展的轴心论史观的视角。2500年前,北纬30度到35度的地方,古希腊、古波斯、古印度、古中国四大文明都在互不干扰,互不影响的情况下,独立生长。它不是像黑格尔所说的一个替代一个,而且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古希腊中断了后来复兴,古波斯消亡了,古印度是转移了,只有古代中国延续下来了。所以我们中国人对自己的长期文明发展史要有自尊,因此,我们提倡儒雅自尊的校风,一个传承中国文化的理念。我认为这是中西文化交融背景下,中国当代大学生所应当具有的一种气质。

在办学的宗旨上,我们用国家荣誉、科学精神、公民意识培养具有博雅气质的、终生受益的、持续发展的学生。这也是南华工商学院长时间发展经验凝聚出来的。博雅之“博”,就是学生要有自己的学识、见识、胆识,学生要有一技之长、一专之能,再者还有三瞰,鸟瞰者宽,旁观者清,仰看者实。博雅之“雅”,就是让人“人”起来。第一个人代表着形象第二个“人”代表内涵。一般人有三个走向:往下走,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想法;往回走:沉浸于过去;往上走:人格立起来,因为人不自立,他人必推之,人不自重,他人必毁之;人品雅起来,让优秀成为习惯,让礼貌成为自然;人性透出来,大学教育的精神是透出来的;人志强起来,人不自尊,人必轻之。我希望南华的学生能够往上走,做到人格立起来,人品雅起来,人性透出来,人志强起来。

强调一个公民意识。邓小平说过,“将来国家发展起来了,富裕起来了,我只想当一个富裕国家的普通公民就好了。”这也是我们国家与世界接轨的第一步。所谓公民意识,我认为,第一公民要有创造精神,要勇于挑战,而不是抱怨。第二个是秩序和制度。有一个扳道岔的困惑的案例。一辆奔驰的火车,前面有五个人在道轨上,刹车时来不及了,只有通过道岔转到另外一条废弃的道轨上,但不幸的是废弃的道轨上也有一个人,这时你会怎么选择,大多数人会选择扳道岔,因为一个人的悲剧总比五个人的悲剧要好些。这种选择或许是对的,他的背后理论,是功利主义原则,五个人的效用总比一个人要大。但这种选择却以民众对制度的信任为代价,因为在废弃轨道上的那个人是无辜的,从长远看来,这对社会发展是不利的。按照这样标准培养的学生不是违反就是漠视制度的存在,这种教育是失败的。所以大学不能培养简单的以功利主义为原则的行为,而是要培养学生遵守制度的公民意识。第三就是财富。我们培养的学生要在为国家创造和培养财富方面做出贡献。这就需要南华的学生在创新方面要紧跟新的时代。这个“世界是平”的时代,人员、资金、技术流动是无国界的,创新一定要有开放的视野;“世界是立体”的。要立体地研究各种资源的科学开发和使用,创造财富;“世界是挤”的,这就会产生知识的聚变和裂变效应。在这样情况下,我们培养学生要从荐职到建职,从为别人打工到建造自己的业。

教育家不是明星,而是内在的溢出

记者:为了贯彻您的教学理念、宗旨,您对南华工商学院的老师和学生有什么样的要求?

易江:有些是要求,更多是我的期望。在教学过程中,我们要求老师求真务实,学生勤恳好学,建设健康和谐的校园氛围。健康和谐校园理念我们在1994年就提出来了。健康和谐校园包括四个方面:人与自然和谐,人与社会和谐,人与内心和谐,人与人和谐。一个人要有健康的心态,一个学校要有健康的环境。学校的理念、宗旨、校风、教风、学风形成了这样一个综合的整体。

我期待我们的教育有利于学生的终身发展。我曾经给南华工商学院的老师学生讲过一个故事:两个高中老师给不同两个班同学上课,都鼓励大家学习,努力考上大学。有一个老师就问大家,你们想穿草鞋还是皮鞋,大家很高兴说要穿皮鞋。要穿皮鞋就要努力考上大学。另外一个老师则鼓励大家,要为了国家强盛,国家荣誉,为了中国人立起来去努力学习。尽管这个鼓励方式很好,但并没有“穿皮鞋,穿草鞋”那么直接。而实际的结果也表明,前一个班的同学考上大学的比例确实比后一个班要高。五年过后,两个班的同学都已经参加工作。第一个班多数同学的工作岗位基本上是我们所说的“肥缺”,第二个班当然就没有那么吸引眼球,大多是非常实在的工作。再过八年,就发现,第一个老师的学生有30%颓废了,因为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的挫折感,没有持续发展了。还有30%的学生被抓进牢房,还有30%仍在发展。另外一个老师的学生发展到四五十岁,心态平稳,个人也逐渐得到充分发展。我把这个故事概括为“冷水泡茶渐渐浓”,教育是一生的事情,我希望南华工商学院的学生能够持续发展,稳定发展。

我对学生的要求就是专业上的发展,树立专业发展的生命斜坡意识,不要坐享其成。首先要会经营自己,设好职业规划,学好一技之长。一专之能,一得之见。其次要学会经营资源,要有团队意识。第三要会经营品牌,亮出自己的牌子。第四经营资本,学会用人力、资金、生态来创造财富。最后经营规则。这次亚运会做志愿者,我鼓励我校的学生,通过这次活动好好锻炼自己,经营自己。我们高职院校是一个专业建设而不是学科建设的学校,所以,我们的学生要在专业方面好好经营自己。

在教学方法上,有三点代表了南华工商学院的教学特点:

第一,课程设置的倒逼法。这也是一线定位的体现。社会有哪些空缺的岗位,职位,我们就去研究这些需求,然后研究这些岗位需要什么样的理论、核心技能,职业素质,然后确立第六个学期的学生怎么样和这些技能、理论、素质尽可能无缝链接,然后第五个学期又是如何支持第六个学期的实习实训?根据这些来设置第五个学期的课程,以此类推。这是非常重要的教学理念。因为社会情况变化比较快,我们从第一线的倒逼逻辑地思考课程设置。因此,我们经常进行调研,然后再做课程设置,当然这个也不能违反教学规律,关键还是一线定位。

第二个就是校企合作,企业是最能体现一线需要的机构。我们努力做到企业的目标和我们学校的目标能够更紧密结合,现在南华工商学院有许多校企合作的班级,比如白云班,燕岭班,新东方,蓝盾也在与我校合作。一方面给学生增加实习实训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方便这些企业能在学生中遴选合适的员工。

第三个就是基调法则。就是把握教学的基本规律不变。根据实际情况、经济发展情况和学生自身的情况作教学方法的调整。这也是中国的智慧。比如说中国的改革,我们在坚持基本的东西不变的情况下改革,渐进式的改革,而不像俄罗斯的“休克疗法”,一切推倒重来。

这三个教学方法,最终还要落实在教师上。我和教师谈心时常表达一种希望,即南华的老师要树立教育家的理念。现在大学老师,一般有这些弱点,第一是述而不作,不愿意在实践中花功夫,在理论与实践结合方面存在弱点。如一些老师,对某某的文章,指点江山常说“还不是”、“无非是”之类的话,不相信实践出真知,反而相信“潜规则”。第二个是任劳不任怨,自己可能很勤奋,但是总是在抱怨,成了社会的尾巴而不是先导。比如自称打工者,混日子,称导师为老板,这就是社会意识对高校的魅惑,在课堂上容易对学生造成误导。牢骚满腹,却无具体解决之道。因此,教师需完成从勉为人师、好为人师向善为人师的转变。第三是酸葡萄心理。敷衍别人的优点,对他人求全责备。第四个就是隧道思维。虽然干一行爱一行,但是很难开拓自己的思维。希望高职教师要有“说、做、写、提”四个方面能力。所谓“说”,是指善于表达,化繁为简,因为语言是思维的外壳,通过说更好地清晰我们的思维,有清晰思维学生才更容易接受。“做”,是指亲自去实践,参加实训,“写”,花一些功夫,把自己的经验写出来,所谓“提”,是指通过实践,把握高职发展的规律,在理论中提升,用于指导高职的教学实践。老师只有克服这些弱点才能成为一个教育家,而不将人类的弱点放大。我希望老师一定要有教育家的意识。这就要影响力大于强制力,去行政化就是要去强制力,老师应该是行政力大于影响力。老师应该有恒心,教育是持之以恒的;有一定的信任度,人品为别人尊重;要有相当的知识水平和师表。

作为一个教育家,他不是企业家,但他要有企业家的素质,要有企业家的敏感度,与学生交往的柔软度。教育家生产的不是物品,而是人品。教育家不是官员,他不是命令人做什么,而是用激励的手段唤起人要做什么。教育家不是明星,不是外在的表现,而是内在的溢出,不是流星闪烁,而是价值永恒的积淀。

 

记者:教师是教学质量的保证,南华工商学院在教师人才引进和培训方面有哪些举措?

易江:首先,南华工商学院根据学科建设方向、专业建设要求引进和培养人才。近年来我们逐步完善了人才评价体系,切实落实各项服务措施,重点引进了一批学术带头人和中青年学术骨干,近五年来,相关费用支出每年均在200万以上。其次,我们还实施了“名师讲座工程”,加强教师的培养和培训。德国劳动法专家Relf Gffken、著名哲学家邓晓芒、赵林、著名学者易中天、复旦大学著名经济学家芮明杰教授、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葛剑雄教授、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中山大学蔡禾教授等先后来我院讲学。另外,“师资国际化工程”也是我们实施的重点,在国际视野下培养和选拔高水平人才,以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学科专业为重点,推进师资队伍建设的国际化进程,提高教师的合作研究能力。另外,我们针对不同教师还有不同的培训类别,如针对新任教师的入教培训,教师岗位的常规培训,骨干教师的特殊培训,提升学位升级职称的专门培训等,对于一些教学科研的骨干教师,我们还有计划的送到国外重点大学进行访问交流和科研合作。

高职教育不会是职业教育的顶点

记者:目前,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对高职教育存在着种种误解。随着我国本科高校规模越来越大,在生源和师资方面对高职院校发展形成重大压力,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易江:长期以来的“学而优则仕”观念,造成了教育领域重考试轻实践的风气。而高职教育因为其操作性很强,被视为“体力劳动”,因而大多数人不愿意读。实际上,社会的多元催生了多种职业,而这些职业尚有诸多的培训空白,比如我们国家目前动漫人才奇缺就是一例。求真务实才能解决这些岗位问题。

我认为高职高专要转变办学的理念。大学教育不仅仅是普通高等教育,不仅仅是学科教育,不是精英化教育,而是专业教育培训,是大口径教育,包括职业教育和终生教育。大口径教育分为两个类别,第一个普通高等教育,第二个是职业教育,中专,中职,高职,高职本科,研究生,博士等。教育发展的常态是两者并举,这样才能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我们过去接受的教育是学而优则仕,当领导,当官。现在是学而优则创,需要实事求是去做。所以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教育观念。现在已经有一些纠正的苗头。现在一些学生已经不考虑读2B的本科,而是考虑读3A3A就是高职,读高职还可以学一技之长。在大学本科毕业后,有人也愿意到专业技术很强的大专院校学一门技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也将会是高职院校发展的一个契机。

200912月,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在视察我校清远校区时,希望南华工商学院研究探索现代教育规律和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改革试验区上下功夫。目的是要形成初级、中级、高级的技能型人才培养链,做到学技能也能拿硕士学位,成为高端技能型人才。这个国外做得要比我们好,我曾经到过德国一个高职院校,那里有个博士就是专门研究钻头冷却的,这是个很细微的技术。这对我启发很大,以后的高职教育不应该是职业教育的顶点,如果高职学生愿意求学,提高自己的水平,可以一直读到本科、专业硕士,甚至博士。这也是现代教育体系的重要内容。

                        

记者:今年九月广东召开的教育工作会议,提出广东地区的高等教育要加强与港澳台地区的教育合作,推进教育的国际化,而高职教育则是最可能先开放的办学领域,这必然会对广东职业教育造成冲击。请您谈谈您的看法。

   易江:其实,这种格局早在我们加入WTO时候就已经明确了。根据WTO的服务贸易条款,我国规范的高等教育将向国际市场开放,而最先开放的有可能是高职教育领域。因此,高职院校将面临来自境外高等教育机构的的激烈竞争。广东的高职院校必须主动出击,尽快学习高度市场化的运作手段,使国际上先进的办学理念尽快本土化,将学校发展与地区发展紧紧结合在一起,形成广东省独特的竞争优势,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另外,高职院校其一线的特点可以说是“春江水暖鸭先知”。从劳动档次方面来讲, 60%左右企业用工都来自于高职高专培养。其实高职高专更多是劳心兼劳力者,这个比重很大。因此除了与一线企业用人单位合作外,南华工商学院和国外许多同类高职院校有合作,把他们的办学理念、工作需求的技术等学习过来。另外,我们也在发掘和培养国内先进行业的人才,不仅要引进国外的技术,也要让中国的技术“走出去”,高职高专正好可以与国外对接。一线就是命令,这也召唤着我们不断去变革。

 

记者:广东省教育规划纲要中提出,要把广东建设成“南方教育的中心”,请您谈谈对广东民办高校以及高职教育的发展的建议。

易江:高职教育一直在教育改革方面位于前列。这是高职教育面临的学技能、找工作的现状决定的。因此,如何让学生不仅能学到一技之长,而且能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找到好工作并持续发展,就是我们要探索的内容。

在深化改革方面,一是深入教学体制改革,强化应变能力,走柔性化办学之路。针对企业用工淡、旺季学生顶岗实习的需要,高职院校在教学规模、教学组织、教学方式、教学内容上,应采取小班教学、定向培养、弹性学制、工学交替等形式,使教学管理更符合学生与企业客户的多样化需求,做到刚性规范、柔性实现,形成一套新型教学管理体制。二是改变办学模式,强化经营意识,走集约化办学之路。办高职要有企业家的精神,要有投入产出的观念,要提高教学资源的使用效益,在人力资源、设备资源、场地资源、课程资源方面实现有效整合,获得最大回报。在条件成熟时,可以实行品牌输出与连锁经营。三是加大对外开放,强化国际意识,走国际化办学之路。

在确保教育公平方面,目前,高职教育存在严重不公平现象。例如,民办高职院校在申报精品课程、上级组织培训、示范院校建设等方面极不平等,这些都是非国民待遇的体现。要用法律来重建教育公平,建议完善、出台职教发展指导性文件,规范职教发展环境,调动多方力量兴办职教,全面推进职教发展。政府创新资源重组方面,建议加强政府扶持职教发展服务措施。健全职教投入与保障机制。可以采用通过教育券的方式,分到考生手中。即教育部把给各大学的拨款变成教育券发到考生手上,各省把用来支持本省大学的资金也变成教育券发给合格考生优秀的考生,可以从教育部和本省拿到两张教育券,金额相加,能够抵大部分学费。有条件的高职院校,还可以通过上市来融资。这当然只是我的一个建议,我希望有更多的领导能关心高职教育,更多人关注高职教育。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